3分28

                                                        来源:3分28
                                                        发稿时间:2020-07-11 13:45:44

                                                        陈强辉告诉记者,其最大的担忧在于身边部分人“仍然不太重视疫情”,而且部分身边人不遵守规定频繁外出,为其带来较大的风险。7月9日0—24时,通过口岸联防联控机制,报告1例境外输入性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病例为中国籍,在法国留学,7月5日自法国出发,7月6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入关后即被集中隔离观察,期间出现症状。综合流行病学史、临床症状、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诊断为确诊病例。

                                                        声明还提到,在7月9日的新闻简报会上,哈萨克斯坦卫生部部长阿列克谢·崔通报了哈萨克斯坦的肺炎感染情况,包括细菌性肺炎、真菌性肺炎,以及根据ICD-10分类确定的“未明确病因的病毒性肺炎”等。也因此,哈萨克斯坦卫生部强调,部分媒体的报道不实。

                                                        3月16日,哈萨克斯坦启动了第一轮隔离。然而,自5月11日解除全国紧急状态、放开隔离限制措施后,全国各地感染人数激增,政府被迫重新实施隔离措施。

                                                        就此,哈萨克斯坦成为全球首个二次隔离的国家。

                                                        小布称,其开的药多为治疗发烧、咳嗽等症状的药物,在其母亲居家隔离并食用药物约2周后,其症状才缓解。

                                                        哈萨克斯坦免疫学家拉法伊尔·罗杰森也表示,“虽然不能100%这么说,但99.999%(这些肺炎患者)仍是因新冠病毒感染。”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努尔苏丹市公共卫生局首席传染病专家阿特加耶娃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在这个行业工作了28年,从未见过这种情况,许多人死亡就是因为人们对疫情已经麻木,许多人上街或参加聚会,结果造成相互传染。

                                                        一名在哈萨克斯坦首都努尔苏丹工作的中国女性也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自7月5日开始的第二轮隔离后,明显出现医疗资源较为匮乏的情况。

                                                        即便如此,目前哈萨克斯坦的疫情现状也很让陈强辉等在哈华人担忧。